万万没想到

[双花]See you again



*ooc

孙哲平万万没想到,自己复出的第一场比赛,居然是对百花。
去年义斩也打过百花,不过那时候孙哲平在帮兴欣打比赛,并没有来。
这次作为客场对员回到K市,孙哲平确实有点不冷静,好在最想并肩作战的人也早就离开了,不然真有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。
九月的B事已经灰蒙蒙的准备进入冬天,而K市仍旧是春光明媚。比赛场外面的花坛新换过,摆出了“荣耀・10”的字样。每年百花的首次主场,张佳乐总是要嫌弃这一下这样的设计。
“比平时的花样差远啦!傻傻的,字还是歪的。”
孙哲平停在花坛门口,等着一个人赶上来,说出这样的话。等来的,却是顾夕夜。
“前辈你在看什么?这花坛挺有意思的,要不我们也搞一个?”
“还是别了吧。”不然会被张佳乐嫌弃死。

已经离开了四年,百花的队员大多换了新面孔。
百花的粉丝看孙哲平,没有对张佳乐那样的恨,倒颇有一种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的悲壮感。几个一直追随百花的粉丝甚至打出了为孙哲平加油的横幅。

比赛的时候,孙哲平能够明显地感觉到百花的衰退。
三场一对一的队手不算太强,孙哲平在手速慢下来之前干掉了对手,接下来,文客北又赢了一场。
擂台赛上于锋坐镇,两边的狂剑士互换了几次大招之后,于锋技高一筹,打败了楼冠宁。
接下来的团队赛里,义斩虽然抓住了两次于锋和邹远配合上的失误,但还是败给了百花。
“前辈,你说得果然没错。弹药师的技能放到一半会停顿一下,等狂剑士放大。”虽然输了,楼冠宁确很开心,一回到修息区就说起来。
楼冠宁邀请孙哲平,多少有些出于同情,和对曾经第一狂剑的向往。接触多了才发现,孙哲平在战术和意识上都对团队有很大帮助。很多之前输得莫名其妙的比赛经他一解释,成了顺理成章。如今在赛场上,即使遇上强敌,偶尔也能有掌控局势的感觉。
孙哲平却没有搭话,目光穿过义斩的队员,看向了门外的邹远。
此时的邹远因为被说破了弱点,脸色苍白。
“什么事?”
“前辈,你的手怎么样了?”邹远小心翼翼地问。
“还好。”
孙哲平对邹远有点印象。张佳乐在网游里发现的邹远,把他带进了训练营。“我后继有人啦!大孙你也要抓紧呀。”张佳乐这么说的时候,得意洋洋。手速快,意识一流,又细腻,邹远确实很像张佳乐。只可惜,张佳乐虽然内心纠结,至少赛场上不算平静,而邹远的犹豫不决写在脸上,表现在赛场上。
“那个。。。你能回来太好了。张佳乐前辈他,一直在等你回来的。”
“知道了。”孙哲平一如既往地言简意赅,邹远每次和他说话都紧张得不行。
“那。。。你们先忙,我先走了。。。”
“邹远,你和于锋有自己的风格。忘了我和孙佳乐,也别去想繁花血景。按你想的去做,好好配合于锋就行了。”
“嗯。。。谢谢。”没想到孙哲平还会这么认真地点拨自己,邹远愣了一下。
孙哲平看到邹远的表情,突然想起来以前张佳乐常常笑话自己是“严肃老爹,明明操碎了心却一直板着脸”,可能在邹远眼中,自己确实是这样的人吧。

“请问孙哲平,复出为什么选择了义斩没有回归百花?”虽然楼冠宁已经和相熟的媒体打了招呼,但还是有人问出了这个相当另人尴尬的问题。
“我愿意。”孙哲平觉得对着记者,没什么好解释的。

不是不想回来,也不是不想回到张佳乐身边,再续繁花血景的疯狂。所以接受手术,复健,忍着伤痛,一路走到现在。但事已至此,自己回不去从前,张佳乐也已经离开。回百花又有什么意思。
但还是回到了联盟。
乐乐,我想再见你一面,回到你身边,多少苦痛我都愿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