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万没想到

【双花|哨向】花开堪折直须折 5

迟到的前情 1  2  3  4


*ooc
*哨向paro
*乐乐头上一朵花
*私设了有黑暗哨兵潜质的大孙 x 讨厌精神连接的乐乐

5 初入战场的向导

孙哲平这一觉睡得很沉。
张佳乐昨晚被噩梦扰了睡眠,早晨也没醒过来。

叫醒张佳乐的,是手环的声音。
刚一接通,和悦焦急的吼声就传了出来。“乐乐你还活着嘛?昨天通信出了点问题,我今天才收到情况说明。那个孙哲有睡眠障碍,而且特别暴力!我今天就让小韵把他送走!另外你昨天问出的仓库有问题,快到备战室来。”

张佳乐和孙哲平一走进准备室,就感觉到气氛凝重。
“昨晚去探路的小涵出事了。”首席钟韵的眉快挤在了一起。失去一个哨兵,对K区而言是惨重的损失。
“是陷阱?”张佳乐有点震惊。
昨天的几个小贩都是普通人,没什么防备。问出的接头地点是个工厂仓库区。从那里上高速,开车一天到洪港,坐船去临国的检查并不严格。对于走私贩而言,算是条常规路线。
“倒不是陷阱,小涵先是说闻到了奇怪的味道,然后就突然发狂了,我让他先睡了,现在还没醒。另外,仓库里全是这种药,实验室正在分析。”和林涵一起去的莫楚辰指了指桌子上的一包白色粉末。
“是针对哨兵的致幻剂,没有毒。如果浓度低没影响到护卫的话,过一天就没事了,这东西在B区很常见。”
孙哲平闻了闻,皱起眉。
“那今晚七点小贩和上家交货,哨兵就不去了吧。让护卫和伴侣去抓人。”钟韵听说哨兵会受影响,便做出安排。
“我之前受过训练,对这种药免疫,可以去。我建议一位向导和我一起。”孙哲平看向张佳乐。
“我?为什么?”张佳乐有点惊讶。
“你的枪法很准,而且对方如果有哨兵,你的幻象会有用。”孙哲平说得笃定,一副没有夹杂任何私心的样子。
“那,乐乐你跟他去?我再派一个护卫跟你们一起。其他人在外面接应。”钟韵似乎下定了决心。
“所以你今天还要送走我么?”谁也没想到,孙哲平居然在这时候问了这么一个问题。
“你先帮忙把人抓到,之后的事让乐乐决定吧。”钟韵似乎早就考虑过这个问题,回答地很干脆。

为了真实,一行人和小贩交换了代号。先进仓库的是乐乐和大孙,护卫小罗,还有小贩的头林仔。
“进入仓库后可能有哨兵能听到我们说什么,保持安静,有事发信息沟通。”看得出来孙哲平还是有点担心张佳乐。
仓库入口连接着的,是一个被货物堆成的迷宫。白色的袋子码得整整齐齐像两堵墙,散发着浓郁的腥臭,只在中间留出了容一人通过的缝隙。头顶上巨大的风扇嗡嗡作响,扰乱了小罗和孙哲平的听觉。
小罗打头,林仔和张佳乐在中间,孙哲平殿后,很快便走到了一个岔路口。
“一直左转。”小罗停下来犹豫的时候,孙哲平指出了方向。

又转了几个弯,孙哲平就听到了仓库里卖家聊天的声音。
“快搬快搬!妈的真麻烦,怎么想的把接头地点选仓库,暴露了搬东西都来不及。。。。等会那个白痴回来,非弄死他不可。”
“还有十箱,那个白痴已经被处死了。”
“外面炸药埋得怎么样了?”
“搞定了。等会咱们东西一拉走,就。。。嘿嘿。”
伴随着说话声,有人把手上的东西抛上了空中又接住。应该是起爆装置,孙哲平想着,给外面接应的人发了信息。“已暴露,去后门围堵,仓库外有炸弹。”
“等会他们要是能走进来,也别折腾了,一人一枪毙了得了。”
“进来的有个红头发的。可是K区大名鼎鼎的S级向导。你舍得杀?”
“向导啊,那还是活着抓回去好。嘿嘿。。。”
孙哲平突然拉住张佳乐,把他藏在了身后。
“快到了么?”紧张感从孙哲平身上传来,张佳乐忍不住问出声来。
“等下只要有人靠近你就开枪,千万别犹豫。”孙哲平没头没尾地回了一句。

又走了没多远,夹杂在风扇的轰鸣声中,张佳乐已经能隐隐地听到卖家聊天叫骂的声音。
小罗早就收到过孙哲平发来的指示,在最后一个拐角停了下来,一行人蹲下,带上了防毒面具。孙哲平慢慢从三人身边挪到前面,打开催泪瓦斯,扔了出去。
“艹!这什么鬼!!”
“快趴下!”
催泪瓦斯是张佳乐特制的,里面加了植物色素和香料,一瞬间,彩色的迷雾布满了仓库,正在搬东西的几个人被打了个措手不及。
一点钟方向两个,四点钟方向门口三个,还有一个跑到窗户边的货物后面暂时打不到。孙泽平在迷雾里,什么也看不见,凭借着叫骂声和脚步声,开枪射击。
张佳乐蹲在货物的围墙后面,只听到了几声枪响,然后一切归于平静。
风扇轰隆隆地转着,很快就抽掉了雾气。躲在货物后面的三人慢慢从迷宫探出了头。
地上有几滩血,躺在上面的人似乎是已经死了。
“别出来!”孙哲平的声音与枪声几乎同时响起。好在小罗先反应过来,扑倒了张佳乐,子弹擦过两人头顶打在了货物堆砌成的墙上。
然而货物倒掉,正好压在了孙哲平身上。
“想不到会在这遇到你啊,孙哲平。”开枪的人大咧咧地从货物后面走出来,朝着小罗和张佳乐继续射击。
张佳乐没想到的是,自己竟然见过这个人。在孙哲平的梦里,和他对打的,被叫做廖鸿风的男人。
小罗中弹后仍死死地护着张佳乐。孙哲平挣扎着从货物堆里站起来,想要拾起枪救人,却似乎来不及了。
张佳乐勉强翻过身,看着一步一步要走过来的人,抬手,开抢,打到了廖鸿风持枪的手上。
“妈的,这小妞还挺辣。”眼看着似乎没法啊活捉张佳乐,廖鸿风毫不恋战,破窗而逃。
 
“乐乐小罗大孙!你们怎么样?”外面的车和货物已经被控制住,炸弹也被排除,和悦冲了进来。
“小罗受伤了!”张佳乐努力安抚着着小罗让他冷静下来,手忙脚乱地按住他的伤口。听到和悦的声音,放心了一大半。
小贩的头目林仔,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掉了。

回塔的路上,张佳乐的手一直在发抖。
“别怕,小罗没事,你也没杀人。”坐在一边的孙哲平似乎看穿了张佳乐的心事,轻轻拍了拍他的背。

回到宿舍,张佳乐洗了个长达两小时的热水澡。热水流到身上的触感,让张佳乐觉得小罗的血流还在到自己身上。热水从花洒喷出,水花四溅的声音,像极了子弹穿过敌人的手臂后,血水喷出的样子。
皮肤已经发皱,张佳乐才终于下定决心,走出浴室。

后续  6 疑点重重的哨兵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请问谁知道怎么在APP里加前文链接。。。
不知道各位有没有注意标题。本来想每节讲一个人。然后发现真是为难自己。于是这节好长。

评论(4)

热度(29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