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万没想到

【双花|哨向】花开堪折直须折 4

前情 1  2  3

*ooc
*哨向paro
*乐乐头上一朵花
*私设了有黑暗哨兵潜质的大孙 x 讨厌精神连接的乐乐


4 噩梦连连的哨兵

张佳乐做了个噩梦。
自己应该是在擂台上。对手已经混身是血,摇摇晃晃地站着。
混身疼,视线也有些模糊,看来自己的情况也没好太多。
房顶的灯很亮,有点晃眼。感觉头顶要被烤焦了。
“上啊!打死他!”
“妈的,老子又押错人了。”
台下的观众的声音传到耳朵里,明明那么远,却又显得那么近。
我还不想死。。。这样想着,忽略掉那些声音,向对手挥出了拳头。
没打中。对手一个踉跄躲过了,然后一脚踢过来。
疼。虽然用手臂挡住了,但还是能感受到痛。然而无暇顾及这些,趁着对手没站稳,扑过去,终于一拳把他打倒在地。
结束了吧。张佳乐想着,手却没停。拳头落在了对手的脸上,身上。
“看来这个廖鸿风要折在这小孩手上了。”
“这个孙哲平不是上一场断了两根肋骨吗,怎么还这么能打。妈的!廖鸿风!还我钱!”
“快死了没?赶快下一场。”“下一场你打算押谁?还押这个小鬼吗?”

谁要听你们说这些。。。我要活下去。摇摇头,想要甩掉那些声音,压住对手,机械地继续出拳。

黑暗中,张佳乐睁开了眼睛。头有点疼。这是孙哲平的梦,或者说,是孙哲平记忆的重现。
做噩梦做到传染别人的程度,还没掉进井里,某种意义上来说,这个哨兵算是个麻烦的奇迹了吧。

虽然张佳乐没有管闲事的兴趣,但为了自己的睡眠,还是决定帮一下孙哲平。
隔壁的房间门开着,床头开了盏阅读灯。孙哲平坐在床上,已经睡着了,脚边是一本摊开的昆虫图鉴。
张佳乐把书放在桌子上,坐在床边,手覆住孙哲平的额头,进入了孙哲平的精神图景。
一片漆黑。张佳乐适应了一会,还是什么也看不见,只好试着说出了引导性的话。
“孙哲平,结束了,没事了。”
“我不要结束。。。我要活下去。。。”孙哲平喃喃自语的声音从张佳乐脚边响起。
“嗯,你还活着,会活下去的。”张佳乐坐下来,小心地环住孙哲平,一点一点清除掉孙哲平思绪里的杂音,以及各种回忆带来的噩梦。
“我要活下去。。。”这是孙哲平所有思绪里最重要的一部分。张佳乐想了想,没有去动它。
慢慢从黑夜变成了白天,张佳乐才得以看到孙哲平的精神图景。
一片废墟。
天灰蒙蒙的,耸入云端的建筑群外墙已经剥落,露出钢筋和水泥,只剩下高度暗示着当年的辉煌。孙哲平就坐在一个建筑物下面,靠在墙边。
张佳乐看了一圈,确认了这是孙哲平精神图景的正常情况。便退了出来。

“我的梦影响到你了吗?对不起。。。”孙哲平醒来,迷茫地看着张佳乐。
“你继续睡吧。”张佳乐看着孙哲平的黑眼圈,有点不忍心责备他。
“能不能陪我一会。。。”孙哲平伸出手,抱住了张佳乐的腰,头在他肩上讨好似地蹭了蹭。
“好好睡吧。”张佳乐叹了口气,关上床头灯,在孙哲平怀里躺下。

睡了没多久,张佳乐就又看到了孙哲平的梦。嘈杂的声音铺天盖地,灯光烤得人头皮发烫,这一次,孙哲平是在台下观战。
还让不让人好好睡觉了啊。。。张佳乐有些无语,强行把孙哲平从梦境中拉进了自己的精神图景。
大片的花海,旭日初升。微风拂过的时候,带来浓郁的花香。
孙哲平被熏得连打了几个喷嚏,用鼻子蹭了蹭张佳乐的脸,沉沉地睡去。

后续  5 初入战场的向导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第二次见面就一起睡,真的好吗。。。

评论(2)

热度(30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