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万没想到

【双花|哨向】花开堪折直须折 2

前情 1

*ooc
*哨向paro
*乐乐头上一朵花
*私设了有黑暗哨兵潜质的大孙 x 讨厌精神连接的乐乐

2 非同一般的哨兵

“我可以转到K区来。”
孙哲平的话让张佳乐大吃一惊。
“看来你还不想死。K区确实比较安全。”
“那倒不是。哨兵在哪都一样,但向导的精神比较敏感,所以你个人意愿很重要。”
“我第一次听说哨兵跟随向导转区。你身为哨兵的尊严呢?”
“保护好向导,完成任务才是重要的,转去哪个区无所谓。”孙哲平认真地看着张佳乐的眼睛。

这是另一种方式的歧视么?张佳乐看着孙哲平那张比照片上还端正的脸,有点疑惑。
向导稀有,总在后方支持备受保护,再加上要花大力气在精神训练上,于是常有人疏于锻炼格斗技能。在肌肉至上,哨兵沙文主义剩行的军队,向导常常被当作被娇气的附属品,跟随匹配的哨兵转区是默认情况。之前见过的几个哨兵都对张佳乐的“不想转区”嗤之以鼻,这位孙哲平,真是太不按常理出牌了。

“那好吧,就让我试试咱们合适不合适吧。”
张佳乐的话音刚落,孙哲平就感觉自己突然跌入了一片花海。大片的红色花朵迅速绽放,然后凋落,像花,又像火。
热。。。孙哲平开始出汗,很快地,灼热感变成了疼痛。
要被困在这烧死了么?不要!我不想死!
刚刚自己在和一个向导说话,这里是会客室,花和火,都是假的!
孙哲平以为是视觉造成的幻觉,闭上眼睛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。然而灼痛感并没有消失,反倒越发严重。
这不是真的,一定要要找出破绽!孙哲平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重新睁开眼睛,突然发现万红丛中一朵白色的花一动不动。
这是。。。找不同么?不管三七二十一,先抓住它吧。
孙哲平一把拽住了那朵白花。

“疼疼疼疼疼!你松手!”孙哲平感觉到谁的手指搭在了手臂上,很是凉爽。
幻象消失,孙哲平发现自己在抓着张佳乐头顶的呆毛。松开手的时候,里面居然真的有一朵白色的兰花,然后它动了动。
“这是。。。?”
“我的精神体,百花缭乱。它喜欢站我头顶上”
“这明明只是一朵白花。。。所以刚才的红花是?”
“我强行扰乱了你的精神图景。。。”
“听说你是哨兵杀手,就是因为你能穿透哨兵的屏障控制精神图景么?”
“嗯。”
“那如果哨兵有向导保护呢?”
“向导可以修复屏障,得先搞垮向导,比较残忍。”
“穿透哨兵的屏障就不残忍?”
“反正之后安抚一下,抹去记忆就行了吧。”其实也挺残忍的。刚开始用这种方式拷问走私贩的时候,逼死过几个人,后来熟练了才能控制住程度。张佳乐回答的时候有点心虚。
“可以同时穿透多个人么?”
“没试过。”

“你果然很历害。。。要不要跟我组队?”孙哲平像是发现了新大陆,一脸兴奋。
“组队?这是配对的B区说法么?”
“不不。我是说,你这么历害,不上战场太可惜了。仅仅是当一个人的向导也可惜了。不如组队一起上战场。”
“不用了,我还不想死。”
“我会保护你的。”
“我拒绝。”开什么玩笑!张佳乐现在觉得,这个人不是不按常理出牌,是没常识。
“虽然现在偏安一隅,但K区很快就会开战了,你们这挺危险的。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?”
孙哲平突然握住了张佳乐的手。
兴奋,期待,又有点紧张。孙哲平此时的心情一下子冲进了张佳乐脑中。
“别碰我!”张佳乐一下子甩开了孙哲平的手。“就连精神图景被扰乱都能马上冷静下来,你跟本不需要向导吧!”
“嘘。。。”孙哲平紧张起来,开始四处打量房间里有没有监控。
“没有监控。”刚才握了下手,让张佳乐得以共享孙哲平的思想,此时连接还没有完全断开。

这是张佳乐最害怕的事。
如果说哨兵是五感太过敏锐,那么向导就是精神太过敏锐。而张佳乐的精神力过于敏锐,让他能轻易与人建立短暂的连接,一个触碰,便能感受甚至干扰别人的想法。
一个脑子处理到两个人的想法,对于张佳乐而言,是种负担。
一旦和哨兵配对,就势必会接收到哨兵的全部思想,再加上哨兵五感敏锐,思维容易混乱。张佳乐觉得,那样的情况下先疯掉的可能是自己。
一旦向导发疯,就是两条人命。张佳乐还不想死,更不想害别人。


后续  3 魅力无穷的向导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“要不要和我一起组队?” ✔️

评论

热度(20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