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万没想到

[双花]好久不见 1

*ooc。感觉张佳乐的心态好难把握,怕写得太娘,又怕不够细腻。


张佳乐数不清这是第几次来B市了。义斩的赛场倒是第一次来。环境很好,新修的场地很高,比百花宽敞,阳光透过大片连在一起的玻璃窗投到地上,比霸图明亮。给客队准备的房间也挺豪华。

“张佳乐前辈么?孙哲平前辈今天有点事不能来了。这是他让我给你的。他还让我跟你说今天少吃点零食,明晚带你去吃好的。”两队的队长寒暄的时候,顾夕夜突然凑过来,给了张佳乐一袋北京特产零食大礼包。

“孙哲平。。。给我的?”说出大孙名字的时候,张佳乐突然觉得嗓子有些干涩。

“嗯,那,我就先不打扰啦。”没等张佳乐反应过来,顾夕夜就溜了。


“这堆是什么东西?来义斩比赛还送特产?”义斩的人一走,林敬言就凑过来,手伸向了零食。

“这是大孙给我的。”

“呦,这么快就投喂上了?怎么没见孙哲平来?吵架了?”林敬言虽然看起来一派斯文,实际上却八卦得不行。

“路认过了,就开始训练吧,把可能的几张地图模拟一下。别吃零食了,把人家房间弄脏了不好。”林敬言语气夸张,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,当然,也包括韩文清。


大家都刚下飞机,一路舟车劳顿,训练并不太紧,晚饭后,就是自由活动时间。

张佳乐拒绝了其他人一起打牌的邀请,裹上外套,逛起了义斩附近的街景。

孙哲平加入义斩之后,他就关注了义斩的官方微博,还把几个人民币战士也加为了好友,偶尔看到他们会发义斩周围的照片。这是他们结常聚餐的火锅店,那是他们常点的炸酱面店,对面的咖啡馆里有猫。张佳乐逛着,一路看到几个微博上常常见到的店名,嘴角上扬。

路的尽头是一小片草坪。路灯下,几个人坚持在夜跑。张佳乐脱下外套,小跑了几步,觉得太冷,就放弃了。以前大孙常常会跑几圈的,也不知道现在还跑不跑了。

想到孙哲平,张佳乐就一阵心酸。当年孙哲平手受伤,是因为自己心血来潮坐公交去找吃的。公交车一个急刹车,孙哲平拉了他一把,手臂垫在了他的头和柱子之间。本以为只是磕了一下,没想到几天后孙哲平的手腕却肿得历害,到了医院才知道早已经出了问题,只是一直没发现。

虽然医生和孙哲平都解释过伤病和那次的磕碰没什么关系,但张佳乐始终觉得是自己导致的。也许微博上的玩笑话说得对,张佳乐幸运E。连队长都跟着倒霉。

孙哲平走后,张佳乐又死撑了两年,先是愧疚,想凭一人之力为他夺冠,听说他去治伤了之后又抱着一丝希望等他回来,然后是有些堵气地想着,他不回来也要拿个冠军,再见时扔他脸上。

撑到心灰意冷。

然而退役之后又放不下,被韩文清一句话点燃了希望。还是想拿冠军,想让大孙看到自己拿了冠军。


张佳乐一边走一边胡乱想着孙哲平,再抬头时,发现自己已经走出了草坪,迷路了。

打车回去吧。

回到酒店,张佳乐才觉得冻得不行,在热水下冲了半天才暖和过来。一边刷手机一边吃起了孙哲平给的零食。各种甜的果脯,面食,不知不觉就吃撑了。睡不着又不想再出门,吹干了头发,裹紧了被子,张佳乐开始数羊。

明天再见,要跟大孙说点什么?这个问题,想到深夜。




评论

热度(1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