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万没想到

【双花|哨向】花开堪折直须折 7

前情 1  2  3  4  5  6


*ooc
*哨向paro
*乐乐头上一朵花
*私设了有黑暗哨兵潜质的大孙 x 讨厌精神连接的乐乐

7 懵懵懂懂的向导

仓库里大多数人被孙哲平一枪毙命,只有一个人因为角度原因,子弹没有打中要害,被带回塔之后抢救了回来。三天后,他成为了张佳乐的审问对象。
张佳乐没想到,这个普通人会这么棘手。
“问出什么来了?”连续一个星期了,和悦见到张佳乐,都只有这一个问题。
就连Mute这一点,都是因为仓库里搜到了印着Mute标志的货物清单抵赖不掉,他才承认的。
“别着急,可能是Mute的给他用了精神类的药物,而且他也有可能真的什么都不知道。”每天无功而返,迎接张佳乐的都是孙哲平的安慰。

一周以来,张佳乐每天在审讯室呆到几点,孙哲平就在门外等他到几点。
很快地,大家对孙哲平的兴趣就超过了犯人。
“你和孙哲平的进展如何了?”终于有一天,连和悦都关心起了八卦。
“终于开口了。他们一共租了两个仓库,还有一个放原料,但他没去过。从近期的租用记录开始查吧。另外应该还有一个化工厂在附近,也有可能直接把流水线放在了原料仓库里。”张佳乐一心扑在在审讯上,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已经成了八卦的中心。
“报告我们收到了。。。我是说,你和孙哲平进展怎么样。”自家的向导沉迷工作无心配对,和悦有点哭笑不得。
“我和孙哲平?什么进展?”
“你要和他结合吗?还是要送他回B区?”
“Mute在K区有不止一个仓库,甚至有流水线。大孙留下来会对我们有帮助吧?何必送他回去。”
“这么说也对。那么我们就有义务解决他的睡眠障碍了。如果你对他没有意思,我介绍别的向导给他?他好像还挺受欢迎的呢。”虽说联盟很看中匹配度,但和悦却是自由结合的倡导者,热衷给哨向导和哨兵牵线。
“我没看出来他有什么睡眠障碍啊,每天睡得像死猪,早晨叫都叫不醒。”
“为什么我收到报告说他做噩梦会传染别人,轻度失眠,并且梦游时有攻击性,所以才被优先匹配向导。。。你每天叫他起床?所以他每天睡在你那里?!”
和悦问出来的时候,张佳乐才意识到最近哪里奇怪。这些天来,孙哲平每晚十一点准时洗好澡霸占张佳乐一半床。张佳乐就夹在一人一豹中间看书打游戏,十二点左右枕在孙哲平手臂上入睡,然后在孙哲平开始做噩梦之前把他拉进自己的精神图景。
一切发生得太过自然,张佳乐完全没有抵抗过。
“呃。。。因为他一直做噩梦。。。”
“所以,你是要和他结合吗?”和悦为张佳乐的迟钝感到无语。
“我。。。没考虑过。。。”
理论上来说,孙哲平不会神游,不需要和向导结合。张佳乐觉得,通过心理疏导,孙哲平完全可以摆脱噩梦的困扰,所以并没把孙哲平每天到自己房间报到的事忘在心上,更没有认真考虑过两个人的关系。如今被和悦问起来,张佳乐有点不知所措。
“和姐。。。你为什么会和首席结合?”关于和悦多强大多受欢迎,有很多故事版本,然而最终她却选择了毫不起眼的钟韵。很多人甚至觉得,K区真正的首席,是和悦这个向导。
“因为有爱啊。配对结合什么的,说到底只是哨兵单方面对向导有需求,又太过强大容易出乱子才出现的机制吧。对于向导而言,如果仅仅是为了义务就被绑在一个没有爱的人身边,也未免太可怜了。所以如果你不愿意,就干脆地拒绝好了,我们会保护你的。”

当天傍晚,张佳乐完成了工作,一如既往地看到了等着他的孙哲平。
“大孙,你要在K区找向导配对吗?”回宿舍的路上,张佳乐试探性地问。
“你要和我配对?”声音充满了惊喜。
“呃。。。不是,我是觉得你不需要吧。”张佳乐觉得自己好像说错话了。
“哦。。。”孙哲平的情绪瞬间低落下来。

“大孙,你觉得‘有爱’是什么感觉?”在宿舍门口,张佳乐终于问出了另一个自己介意的问题。
“乐乐,你要不要试试?”
“试什么?”
张佳乐还没反应过来,孙哲平就把张佳乐按在了门上,然后把脸凑了过去。
张佳乐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。下一秒,他看到了孙哲平眼中的自己。蹙着眉头,紧闭双眼,嘴巴微张,欲拒还迎。
张佳乐一把推开了孙哲平。
“那什么,大孙,你能不能先练习一下建立屏障?我不想一碰到你就看到你眼里的自己,感觉像照镜子。”

当晚,只有孙哲平的精神体跑过来跟张佳乐一起睡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强吻不成被嫌弃。
孙哲平:到底要拒绝我几次你才能满足!


未来的三周都不在家。。。需要好好想想后面的故事&感觉描写冲突啥的好难。。。

所以各位,7月见啦~

一个失败的脑洞

最近在看 @爱猫不在家 太太的双花人鱼。


看的时候想着为什么人鱼是乐乐和张新杰,如果大孙和韩队是人鱼被收养会怎么样。。。

然后不知道为什么想到的形象是,海神波塞冬,以及《海贼王》里的甚平。。。

Ennnnnn,还是乐乐新杰当人鱼比较可爱(;´༎ຶД༎ຶ`) 以及强烈推荐太太的文,超可爱٩(˃̶͈̀௰˂̶͈́)و

http://aimaobuzaijia.lofter.com/post/1eac9f13_ee7dfb72

【双花|哨向】花开堪折直须折 6

前情 1  2  3  4  5

*ooc
*哨向paro
*乐乐头上一朵花
*私设了有黑暗哨兵潜质的大孙 x 讨厌精神连接的乐乐

6 疑点重重的哨兵

张佳乐从浴室出来时,卧室门口蹲着一只豹子,歪着头,似乎在等他。
“你是谁?”张佳乐摸了摸它的头,确认了是精神体。
豹子不回答,只是用脖子在张佳乐腿上蹭来蹭去,跟着他进卧室,然后霸占了他的枕头。
“你。。。”张佳乐看了看豹子的体积,决定不和它斗,真接躺下来,头放在枕头上。
精神体并没有实体,只要没有互相攻击的意图,很容易被穿过。
张佳乐的头压在豹子身上,并没有什么阻力,就落在了枕头上。
虽然没有实体,但仍觉得很温暖。
豹子在张佳乐头上方动了动,把他的头圈在肚子里。一只爪子搭在左肩,尾巴在右边甩来甩去,轻轻扫过他的手臂。节奏与心跳重合。
张佳乐开始犯困。
“所以,你是来哄我睡觉的么。。。”
这栋楼除了张佳乐就只有孙哲平,而且其他人的精神体也都见过,所以这只豹子是谁并不难猜。
想到自己一个向导,从战场上回来居然要哨兵安慰,张佳乐不禁觉得有点悲哀。

张佳乐醒来的时候,发现孙哲平不知道什么时候睡在了自己身边,还把自己揽在怀里。
试着动了动,孙哲平眼睛都没睁开,只是用力抱得更紧。一条腿抬上来压住张佳乐,折过小腿,放在了他的膝盖下面。完全把张佳乐当成了抱枕。
“孙哲平!你怎么跑过来的?”抱枕张手脚并用地推开孙哲平,终于把他弄醒了。
“我来找它。”孙哲平指了指睡在张佳乐另一边的豹子,一脸无辜。
“这豹子果然是你的精神体。。。找到了你干嘛不回去?”
“它喜欢睡在你身边。”
精神体虽然是独立的,但很大程度上反应了一个人的状态和心理。孙哲平这句告白,让张佳乐脸上一红。
“现在才四点多,再睡一会儿吧。”孙哲平这样说着,又把张佳乐捞回怀里。

“大孙,我是不是特别没用?”张佳乐把头枕在孙哲平臂弯里,呢喃着问出来。
“不是所有人都有一对上敌人就一枪爆头的勇气。被受伤的同伴压在身上,还能几秒内瞄准两次,已经很好了。下次我建议瞄准心脏,打中了视觉冲击力比较小。”称乎从孙哲平变成大孙,看来自己可以留下来了。孙哲平暗暗得意着,话题从安慰歪到了教学。
“你果然都看到了。。。”看到小罗受伤的时候,张佳乐是想杀掉对方的,但到开枪前却把准星从头移到了手上。

“孙哲平,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回忆起在仓库的场景,张佳乐突然从床上坐起来。
“你想问什么?”孙哲平也很直接。
“上次见面你说K区要开始战争了。你怎么知道?另外,你为什么对这次的卖家情况和货物这么清楚?还有,我不认为一般哨兵能在烟雾里开枪打死人,而且连杀六七人晚上还能睡得着。”
这两天发生了太多事,张佳乐有点消化不过来。但冷静下来想想,一切的迷都在孙哲平身上。

孙哲平默默看着张佳乐,然后突然打开床头灯,脱掉了上衣。动作快到张佳乐来不及制止。
“你脱什么衣服。。。啊。。。”张佳乐被吓了一跳,看到孙哲平身上的伤痕,骂人的话咽下去一半。
从锁骨往下,布满了各种奇怪的伤痕。
孙哲平指了指自己的左胸口。有一个猩红的M。像是被刀子反复割开了皮肉之后没有处理,两边的皮肉扭曲着对在一起。
“你听说过Mute这个组织吧?我在觉醒之后的几年,是他们的实验品。”
孙哲平说这句话的时候,面无表情。但张佳乐感觉得到他的厌恶和愤怒。
Mute,张佳乐当然听说过。
谁也不会想到,这个曾经被哨兵用来称呼普通人的侮蔑之词,现在会成为哨兵最大的噩梦。
这个组织由一群疯狂的医生和生物学家组成,一开始,是研究提高能力,或是哨兵安抚剂之类的药物,之后业务扩展到各类禁药。十多年前一位天才学者叛离联盟加入Mute,让这个组织更进一步,开始妄图造出“超级哨兵”,并开了名为“斗兽场”的地下赌场,让实验中的哨兵相互厮杀来挣钱。
“我几年前从Mute逃出来之后,被首席救了,帮忙对抗过他们一阵,所以了解他们的手段。”
“那你怎么知道他们会来K区?”
“是首席的预言。我第一次来K区前,他说我会在这遇到过去和未来。说到过去,就应该是Mute了吧,他们到哪个区都会引发各种冲突混乱。而且总部应该也发现了他们的动向,所以才急着给K区的向导配哨兵。”
“所以你来是因为要和Mute做个了断?那你转区关我什么事。”张佳乐没有意识到自己此刻脸上有多失落。
“我不想和Mute再打交道。我来当然是因为你,你是我的未来。”
张佳乐听到孙哲平那张过于端正的脸说出这样的话,心跳漏了一拍。
“那。。。你不受精神影响,是怎么做到的?”张佳乐一直觉得Mute号称的制造出完美的不受感观影响的杀人兵器只是痴人说梦,没想到他们真的造出来了,就在自己眼前。
“除了不断地适应过载之外,精神图景被植入了执念,防止精神被五感占据。我见过的就有三个人成功,我是活着,廖鸿风是杀人,还有一个是保护他的向导,可惜他在向导病死之后就自杀了。”
“所以。。。只剩两个?那他们会不会抓你回去?”
“他们应该已经掌握方法了,虽然没有到量产的程度,但多训练出几个应该不成问题。比起我,你更危险。”
“为什么?”
“他们的研究已经转向向导了。我猜他们会出现在K区,除了贩卖禁药,还看上了这边的向导资源。不然Q区出海运药更容易。”
“研究向导。。。是要研究什么?”张佳乐有点迷茫。
“不清楚。但你的能力就很有趣。如果你能制造出控制住哨兵的向导,那对手多强都没意义了吧?”
“。。。”
“所以,以后你别出塔比较安全。”
“你不是要和我组队吗?”
果然,这个人也把向导当花瓶。
“也是,我会保护你的。”
。。。。。。
“以后的日子不会轻松,早点睡吧。”孙哲平关上灯,又把张佳乐揽在了怀里。
张佳乐总觉得哪里怪怪的,却又想不出个所以然,夹在一人一豹中间迷迷糊糊地,一会就睡着了。

后续 7 懵懵懂懂的向导

【黑遍全联盟】我不管我要过儿童节


双花
张佳乐:大孙大孙,知不知道今天什么日子?
孙哲平:有你一箱快递请注意查收。
张佳乐:嘿嘿。。。
孙哲平:今晚记得给我留门。
张佳乐:我的零食呢?!这都什么鬼玩具!
孙哲平:零食明天会到,儿童节要送玩具。我们玩下试试?


喻黄
喻文州:少天,这个给你。节日快乐。
黄少天:什么什么什么?新衣服嘛?哎哟怎么这么小一件。。。队长你才穿开裆裤我是儿童!儿童你懂嘛!不是婴儿也不是幼儿!唔。。。
喻文州虽然手速慢,舌头倒是灵活。



昊翔
孙翔:明天儿童节啊!不给我过不许进我房。
唐昊:你当然得过,毕竟智商达标。
孙翔:智商达什么标?
唐昊:儿童节礼物给你准备好了。六个核桃。
孙翔:居然说我智商低!这个月别来我房间。
唐昊:你以为这个月还有几天。
看来孙翔智商也还可以嘛。



周江
周泽楷:江。。。节日快乐!
江波涛:我们今晚去游乐场?
周泽楷:٩(˃̶͈̀௰˂̶͈́)و
游乐园
江波涛:你看那个神枪手的人偶!好可爱好像队长哦。抱着睡肯定很舒服。
摊主:二十块十发子弹,打中气球就有奖,小哥要不要试试?
周泽楷不说话,递出去100块。
神枪手弹无虚发,在江波涛拦住前,拿下了两个等身大玩偶。
然而当晚神枪手玩偶睡地板,神枪手本人睡床。


韩张
张新杰:晚上别去练拳了,去游乐场吧?
韩文清:去哪?
张新杰:算了大六一的别出去吓小朋友了。
韩文清:所以今晚你想干嘛?
张新杰:没事了,你去打拳吧。
晚上,韩文清并不明白张新杰为什么锁了门。



叶蓝
叶修:节日快乐啊!小远。这是哥给你的礼物。
蓝河:什么节?
叶修:儿童节呀。
蓝河:几岁了还过儿童节。。。
叶修:要过啊。前几天生日你也没理我。
蓝河:。。。
叶修:而且你在哥眼里,当然是儿童。
蓝河:你在嘲笑我的技术吗!今年都别进我房间!
叶修。。。我嘲讽脸我容易嘛。


不知道为什么,总觉得喻文州是火车头。。。

【双花|哨向】花开堪折直须折 5

迟到的前情 1  2  3  4


*ooc
*哨向paro
*乐乐头上一朵花
*私设了有黑暗哨兵潜质的大孙 x 讨厌精神连接的乐乐

5 初入战场的向导

孙哲平这一觉睡得很沉。
张佳乐昨晚被噩梦扰了睡眠,早晨也没醒过来。

叫醒张佳乐的,是手环的声音。
刚一接通,和悦焦急的吼声就传了出来。“乐乐你还活着嘛?昨天通信出了点问题,我今天才收到情况说明。那个孙哲有睡眠障碍,而且特别暴力!我今天就让小韵把他送走!另外你昨天问出的仓库有问题,快到备战室来。”

张佳乐和孙哲平一走进准备室,就感觉到气氛凝重。
“昨晚去探路的小涵出事了。”首席钟韵的眉快挤在了一起。失去一个哨兵,对K区而言是惨重的损失。
“是陷阱?”张佳乐有点震惊。
昨天的几个小贩都是普通人,没什么防备。问出的接头地点是个工厂仓库区。从那里上高速,开车一天到洪港,坐船去临国的检查并不严格。对于走私贩而言,算是条常规路线。
“倒不是陷阱,小涵先是说闻到了奇怪的味道,然后就突然发狂了,我让他先睡了,现在还没醒。另外,仓库里全是这种药,实验室正在分析。”和林涵一起去的莫楚辰指了指桌子上的一包白色粉末。
“是针对哨兵的致幻剂,没有毒。如果浓度低没影响到护卫的话,过一天就没事了,这东西在B区很常见。”
孙哲平闻了闻,皱起眉。
“那今晚七点小贩和上家交货,哨兵就不去了吧。让护卫和伴侣去抓人。”钟韵听说哨兵会受影响,便做出安排。
“我之前受过训练,对这种药免疫,可以去。我建议一位向导和我一起。”孙哲平看向张佳乐。
“我?为什么?”张佳乐有点惊讶。
“你的枪法很准,而且对方如果有哨兵,你的幻象会有用。”孙哲平说得笃定,一副没有夹杂任何私心的样子。
“那,乐乐你跟他去?我再派一个护卫跟你们一起。其他人在外面接应。”钟韵似乎下定了决心。
“所以你今天还要送走我么?”谁也没想到,孙哲平居然在这时候问了这么一个问题。
“你先帮忙把人抓到,之后的事让乐乐决定吧。”钟韵似乎早就考虑过这个问题,回答地很干脆。

为了真实,一行人和小贩交换了代号。先进仓库的是乐乐和大孙,护卫小罗,还有小贩的头林仔。
“进入仓库后可能有哨兵能听到我们说什么,保持安静,有事发信息沟通。”看得出来孙哲平还是有点担心张佳乐。
仓库入口连接着的,是一个被货物堆成的迷宫。白色的袋子码得整整齐齐像两堵墙,散发着浓郁的腥臭,只在中间留出了容一人通过的缝隙。头顶上巨大的风扇嗡嗡作响,扰乱了小罗和孙哲平的听觉。
小罗打头,林仔和张佳乐在中间,孙哲平殿后,很快便走到了一个岔路口。
“一直左转。”小罗停下来犹豫的时候,孙哲平指出了方向。

又转了几个弯,孙哲平就听到了仓库里卖家聊天的声音。
“快搬快搬!妈的真麻烦,怎么想的把接头地点选仓库,暴露了搬东西都来不及。。。。等会那个白痴回来,非弄死他不可。”
“还有十箱,那个白痴已经被处死了。”
“外面炸药埋得怎么样了?”
“搞定了。等会咱们东西一拉走,就。。。嘿嘿。”
伴随着说话声,有人把手上的东西抛上了空中又接住。应该是起爆装置,孙哲平想着,给外面接应的人发了信息。“已暴露,去后门围堵,仓库外有炸弹。”
“等会他们要是能走进来,也别折腾了,一人一枪毙了得了。”
“进来的有个红头发的。可是K区大名鼎鼎的S级向导。你舍得杀?”
“向导啊,那还是活着抓回去好。嘿嘿。。。”
孙哲平突然拉住张佳乐,把他藏在了身后。
“快到了么?”紧张感从孙哲平身上传来,张佳乐忍不住问出声来。
“等下只要有人靠近你就开枪,千万别犹豫。”孙哲平没头没尾地回了一句。

又走了没多远,夹杂在风扇的轰鸣声中,张佳乐已经能隐隐地听到卖家聊天叫骂的声音。
小罗早就收到过孙哲平发来的指示,在最后一个拐角停了下来,一行人蹲下,带上了防毒面具。孙哲平慢慢从三人身边挪到前面,打开催泪瓦斯,扔了出去。
“艹!这什么鬼!!”
“快趴下!”
催泪瓦斯是张佳乐特制的,里面加了植物色素和香料,一瞬间,彩色的迷雾布满了仓库,正在搬东西的几个人被打了个措手不及。
一点钟方向两个,四点钟方向门口三个,还有一个跑到窗户边的货物后面暂时打不到。孙泽平在迷雾里,什么也看不见,凭借着叫骂声和脚步声,开枪射击。
张佳乐蹲在货物的围墙后面,只听到了几声枪响,然后一切归于平静。
风扇轰隆隆地转着,很快就抽掉了雾气。躲在货物后面的三人慢慢从迷宫探出了头。
地上有几滩血,躺在上面的人似乎是已经死了。
“别出来!”孙哲平的声音与枪声几乎同时响起。好在小罗先反应过来,扑倒了张佳乐,子弹擦过两人头顶打在了货物堆砌成的墙上。
然而货物倒掉,正好压在了孙哲平身上。
“想不到会在这遇到你啊,孙哲平。”开枪的人大咧咧地从货物后面走出来,朝着小罗和张佳乐继续射击。
张佳乐没想到的是,自己竟然见过这个人。在孙哲平的梦里,和他对打的,被叫做廖鸿风的男人。
小罗中弹后仍死死地护着张佳乐。孙哲平挣扎着从货物堆里站起来,想要拾起枪救人,却似乎来不及了。
张佳乐勉强翻过身,看着一步一步要走过来的人,抬手,开抢,打到了廖鸿风持枪的手上。
“妈的,这小妞还挺辣。”眼看着似乎没法啊活捉张佳乐,廖鸿风毫不恋战,破窗而逃。
 
“乐乐小罗大孙!你们怎么样?”外面的车和货物已经被控制住,炸弹也被排除,和悦冲了进来。
“小罗受伤了!”张佳乐努力安抚着着小罗让他冷静下来,手忙脚乱地按住他的伤口。听到和悦的声音,放心了一大半。
小贩的头目林仔,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掉了。

回塔的路上,张佳乐的手一直在发抖。
“别怕,小罗没事,你也没杀人。”坐在一边的孙哲平似乎看穿了张佳乐的心事,轻轻拍了拍他的背。

回到宿舍,张佳乐洗了个长达两小时的热水澡。热水流到身上的触感,让张佳乐觉得小罗的血流还在到自己身上。热水从花洒喷出,水花四溅的声音,像极了子弹穿过敌人的手臂后,血水喷出的样子。
皮肤已经发皱,张佳乐才终于下定决心,走出浴室。

后续  6 疑点重重的哨兵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请问谁知道怎么在APP里加前文链接。。。
不知道各位有没有注意标题。本来想每节讲一个人。然后发现真是为难自己。于是这节好长。

【双花|哨向】花开堪折直须折 4

前情 1  2  3

*ooc
*哨向paro
*乐乐头上一朵花
*私设了有黑暗哨兵潜质的大孙 x 讨厌精神连接的乐乐


4 噩梦连连的哨兵

张佳乐做了个噩梦。
自己应该是在擂台上。对手已经混身是血,摇摇晃晃地站着。
混身疼,视线也有些模糊,看来自己的情况也没好太多。
房顶的灯很亮,有点晃眼。感觉头顶要被烤焦了。
“上啊!打死他!”
“妈的,老子又押错人了。”
台下的观众的声音传到耳朵里,明明那么远,却又显得那么近。
我还不想死。。。这样想着,忽略掉那些声音,向对手挥出了拳头。
没打中。对手一个踉跄躲过了,然后一脚踢过来。
疼。虽然用手臂挡住了,但还是能感受到痛。然而无暇顾及这些,趁着对手没站稳,扑过去,终于一拳把他打倒在地。
结束了吧。张佳乐想着,手却没停。拳头落在了对手的脸上,身上。
“看来这个廖鸿风要折在这小孩手上了。”
“这个孙哲平不是上一场断了两根肋骨吗,怎么还这么能打。妈的!廖鸿风!还我钱!”
“快死了没?赶快下一场。”“下一场你打算押谁?还押这个小鬼吗?”

谁要听你们说这些。。。我要活下去。摇摇头,想要甩掉那些声音,压住对手,机械地继续出拳。

黑暗中,张佳乐睁开了眼睛。头有点疼。这是孙哲平的梦,或者说,是孙哲平记忆的重现。
做噩梦做到传染别人的程度,还没掉进井里,某种意义上来说,这个哨兵算是个麻烦的奇迹了吧。

虽然张佳乐没有管闲事的兴趣,但为了自己的睡眠,还是决定帮一下孙哲平。
隔壁的房间门开着,床头开了盏阅读灯。孙哲平坐在床上,已经睡着了,脚边是一本摊开的昆虫图鉴。
张佳乐把书放在桌子上,坐在床边,手覆住孙哲平的额头,进入了孙哲平的精神图景。
一片漆黑。张佳乐适应了一会,还是什么也看不见,只好试着说出了引导性的话。
“孙哲平,结束了,没事了。”
“我不要结束。。。我要活下去。。。”孙哲平喃喃自语的声音从张佳乐脚边响起。
“嗯,你还活着,会活下去的。”张佳乐坐下来,小心地环住孙哲平,一点一点清除掉孙哲平思绪里的杂音,以及各种回忆带来的噩梦。
“我要活下去。。。”这是孙哲平所有思绪里最重要的一部分。张佳乐想了想,没有去动它。
慢慢从黑夜变成了白天,张佳乐才得以看到孙哲平的精神图景。
一片废墟。
天灰蒙蒙的,耸入云端的建筑群外墙已经剥落,露出钢筋和水泥,只剩下高度暗示着当年的辉煌。孙哲平就坐在一个建筑物下面,靠在墙边。
张佳乐看了一圈,确认了这是孙哲平精神图景的正常情况。便退了出来。

“我的梦影响到你了吗?对不起。。。”孙哲平醒来,迷茫地看着张佳乐。
“你继续睡吧。”张佳乐看着孙哲平的黑眼圈,有点不忍心责备他。
“能不能陪我一会。。。”孙哲平伸出手,抱住了张佳乐的腰,头在他肩上讨好似地蹭了蹭。
“好好睡吧。”张佳乐叹了口气,关上床头灯,在孙哲平怀里躺下。

睡了没多久,张佳乐就又看到了孙哲平的梦。嘈杂的声音铺天盖地,灯光烤得人头皮发烫,这一次,孙哲平是在台下观战。
还让不让人好好睡觉了啊。。。张佳乐有些无语,强行把孙哲平从梦境中拉进了自己的精神图景。
大片的花海,旭日初升。微风拂过的时候,带来浓郁的花香。
孙哲平被熏得连打了几个喷嚏,用鼻子蹭了蹭张佳乐的脸,沉沉地睡去。

后续  5 初入战场的向导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第二次见面就一起睡,真的好吗。。。

【双花|哨向】花开堪折直须折 3

前情 1  2

*ooc

*哨向paro
*乐乐头上一朵花
*私设了有黑暗哨兵潜质的大孙 x 讨厌精神连接的乐乐
*孙哲平千里追乐

3 魅力无穷的向导
张佳乐拒绝了孙哲平,又过回了悠哉的种花生活。
K区最重要的工作之一是拷问,走私的路线,团伙的据点,什么时候交货之类的。问出这些情报对于张佳乐来说是小菜一碟。这也是为什么K区对张佳乐颇为偏袒,任由他不去配对,甚至对总部派来的哨兵进行精神干扰。

这一天,张佳乐照常撬开了几个走私贩的嘴,问清了们的上家和接货地点,拿着报告准备交差。
一路上走过的几个人都在对着他指指点点。张佳乐强忍住好奇心不去窥视他们的想法,终于到了首席办公室。
“这是报告。这种负责运货的小罗罗也用您亲自过目吗?你你你!你怎么在这!”
给张佳乐开门的不是别人,是孙哲平。

“乐乐干得漂亮!居然让孙哲平为了你转区。咱们K区终于有S级哨兵了。”答话的是首席的向导和悦。听得出来她很开心。
一般来说,一个区至少有一个S级哨兵坐镇。但K区素来盛产向导,哨兵和其它区比少得可怜,也不太强,连首席也只有A级。所以有S级哨兵转来K区,自然是好事。
“谁说他是为了我。”
“他转区申请上写了。”和悦伸手,把孙哲平的转区申请递到了张佳乐鼻子下面。
申请原因: 张佳乐在K区。
“这种申请都能通过?!”总部疯了么。。。
“情况比较特殊嘛。毕竟我们没有S级哨兵,乐乐你好不容易配对成功,孙哲平又愿意为了你转过来。哎呀不如以后用向导吸引点哨兵好了。。。”
“谁说我和他配对成功了?!”
“他和你聊了那么久还能保持冷静,而且一回去就申请了转区。不是配对成功了嘛?”和悦一副看好戏的表情。“大孙就住你那里了。”

转区已成定局。张佳乐垂头丧气地带着孙哲平去了自己住的小楼,打开了自己隔壁的房间。
由于太久没有人搬进来,房间一直没人打扫过,房间还带着前任主人的痕迹。几盆花已经干枯,墙上贴着温馨的装饰画和落地镜,粉红色的窗帘把房间映得很温馨。但显然并不适合一个男性哨兵。
“我帮你打扫吧。”看到孙哲平皱眉,张佳乐一边在心里吐槽后勤一边动手收拾起来。
“你们这边住处不区分哨兵和向导么?”
“以前是分的。但住在这个旧宿舍里的人已经都配对搬空了。”
新宿舍是自己住进这里三年后建成使用的。。。自己,果然是大龄单身向导了么。
“那你为什么不搬?”
“我为什么要搬?”
孙哲平被问住了,沉默地开始折墙上的装饰画。

“你呢?一个月前才在塔里登记。那你18?19?”张佳乐一边帮孙哲平收拾房间,一边继续和孙哲平闲聊。
“我你一样大。我以前不是联盟军的。后来组织被联盟收编,才在登记在B区的。”
“被收编?”
“嗯。我之前在的塔被联盟占领了。”
看来B区冲突频繁是真的。。。
“那战场上你觉得B区的人谁比较强?”张佳乐忍不住八卦起来。
“B区的首席和他的向导都很厉害。他们打败了我们的首席。把组织收编了。”
“没发生冲突?”
“我们是和平派的。首席帮我们争取到了不少权利,就投降了。”
“比如?”
“大部分人去了公会不参与战争。”
“那你呢?你的事。。。没被发现?”
一个哨兵能在精神图景被入侵时依旧保持冷静,为什么没被注意到?
“我登记的时候,装疯把测试级别的人打伤了,他们没发现。”孙哲平笑了笑,像个被抓住干坏事的小孩子。“不过暴露了战斗力,所以被留下了。而且你看得出来吧,我不擅长做屏障,出了塔也会很麻烦。”
你跟本不会吧。。。张佳乐没好意思吐槽,倒想起了另一个问题。“你这种怂恿向导上战场的人,怎么会跟和平派在一起?”
“我是几年前被首席捡到收留的。”

两个人聊着天打扫完房间,张佳乐又给孙哲平介绍了下周围的设施,天就黑了。
一起吃晚饭的邀请被拒绝后,张佳乐一个人去吃晚饭。

张佳乐一进门,食堂就像炸开了锅。
“张佳乐,干得漂亮啊!”
“历害了乐乐!勾搭到一个哨兵,S级!”
“还主动上门!你魅力太大了!”
一群人围上来打趣张佳乐,连食堂打饭的大妈都笑呵呵地招呼他,说留了好菜给他庆祝。
只有邹远站在外面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“小远,我们去那边坐。”张佳乐和其他人开了几句玩笑,拉着邹远坐到了角落。
“前辈,今天和姐说,让我跟你学学,怎么招个上门哨兵。。。”
张佳乐突然觉得,自己应该像孙哲平一样,不吃饭直接睡觉的。


后续  4 噩梦连连的哨兵

【双花|哨向】花开堪折直须折 2

前情 1

*ooc
*哨向paro
*乐乐头上一朵花
*私设了有黑暗哨兵潜质的大孙 x 讨厌精神连接的乐乐

2 非同一般的哨兵

“我可以转到K区来。”
孙哲平的话让张佳乐大吃一惊。
“看来你还不想死。K区确实比较安全。”
“那倒不是。哨兵在哪都一样,但向导的精神比较敏感,所以你个人意愿很重要。”
“我第一次听说哨兵跟随向导转区。你身为哨兵的尊严呢?”
“保护好向导,完成任务才是重要的,转去哪个区无所谓。”孙哲平认真地看着张佳乐的眼睛。

这是另一种方式的歧视么?张佳乐看着孙哲平那张比照片上还端正的脸,有点疑惑。
向导稀有,总在后方支持备受保护,再加上要花大力气在精神训练上,于是常有人疏于锻炼格斗技能。在肌肉至上,哨兵沙文主义剩行的军队,向导常常被当作被娇气的附属品,跟随匹配的哨兵转区是默认情况。之前见过的几个哨兵都对张佳乐的“不想转区”嗤之以鼻,这位孙哲平,真是太不按常理出牌了。

“那好吧,就让我试试咱们合适不合适吧。”
张佳乐的话音刚落,孙哲平就感觉自己突然跌入了一片花海。大片的红色花朵迅速绽放,然后凋落,像花,又像火。
热。。。孙哲平开始出汗,很快地,灼热感变成了疼痛。
要被困在这烧死了么?不要!我不想死!
刚刚自己在和一个向导说话,这里是会客室,花和火,都是假的!
孙哲平以为是视觉造成的幻觉,闭上眼睛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。然而灼痛感并没有消失,反倒越发严重。
这不是真的,一定要要找出破绽!孙哲平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重新睁开眼睛,突然发现万红丛中一朵白色的花一动不动。
这是。。。找不同么?不管三七二十一,先抓住它吧。
孙哲平一把拽住了那朵白花。

“疼疼疼疼疼!你松手!”孙哲平感觉到谁的手指搭在了手臂上,很是凉爽。
幻象消失,孙哲平发现自己在抓着张佳乐头顶的呆毛。松开手的时候,里面居然真的有一朵白色的兰花,然后它动了动。
“这是。。。?”
“我的精神体,百花缭乱。它喜欢站我头顶上”
“这明明只是一朵白花。。。所以刚才的红花是?”
“我强行扰乱了你的精神图景。。。”
“听说你是哨兵杀手,就是因为你能穿透哨兵的屏障控制精神图景么?”
“嗯。”
“那如果哨兵有向导保护呢?”
“向导可以修复屏障,得先搞垮向导,比较残忍。”
“穿透哨兵的屏障就不残忍?”
“反正之后安抚一下,抹去记忆就行了吧。”其实也挺残忍的。刚开始用这种方式拷问走私贩的时候,逼死过几个人,后来熟练了才能控制住程度。张佳乐回答的时候有点心虚。
“可以同时穿透多个人么?”
“没试过。”

“你果然很历害。。。要不要跟我组队?”孙哲平像是发现了新大陆,一脸兴奋。
“组队?这是配对的B区说法么?”
“不不。我是说,你这么历害,不上战场太可惜了。仅仅是当一个人的向导也可惜了。不如组队一起上战场。”
“不用了,我还不想死。”
“我会保护你的。”
“我拒绝。”开什么玩笑!张佳乐现在觉得,这个人不是不按常理出牌,是没常识。
“虽然现在偏安一隅,但K区很快就会开战了,你们这挺危险的。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?”
孙哲平突然握住了张佳乐的手。
兴奋,期待,又有点紧张。孙哲平此时的心情一下子冲进了张佳乐脑中。
“别碰我!”张佳乐一下子甩开了孙哲平的手。“就连精神图景被扰乱都能马上冷静下来,你跟本不需要向导吧!”
“嘘。。。”孙哲平紧张起来,开始四处打量房间里有没有监控。
“没有监控。”刚才握了下手,让张佳乐得以共享孙哲平的思想,此时连接还没有完全断开。

这是张佳乐最害怕的事。
如果说哨兵是五感太过敏锐,那么向导就是精神太过敏锐。而张佳乐的精神力过于敏锐,让他能轻易与人建立短暂的连接,一个触碰,便能感受甚至干扰别人的想法。
一个脑子处理到两个人的想法,对于张佳乐而言,是种负担。
一旦和哨兵配对,就势必会接收到哨兵的全部思想,再加上哨兵五感敏锐,思维容易混乱。张佳乐觉得,那样的情况下先疯掉的可能是自己。
一旦向导发疯,就是两条人命。张佳乐还不想死,更不想害别人。


后续  3 魅力无穷的向导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“要不要和我一起组队?” ✔️

【双花|哨向】花开堪折直须折1


*ooc
*哨向paro
*私设成山

1 不愿配对的向导

收到见哨兵的通知时,张佳乐正在浇花。天气晴朗,微风轻拂,薄云偶尔遮一下太阳,上周移到花圃的几株郁金香花苞鼓了出来,连花圃里新长出的几根杂草都格外可爱。
这一切好心情,都在手环响起的时候被打断了。
“那个和你匹配的哨兵到了。”后勤部的人这么说的时候,语气颇为冷淡。毕竟这已经是张佳乐见的第十个哨兵了。

张佳乐是个向导,但他并不想和什么人配对。他感兴趣的事太多,比如种花,比如从花草里提取香料,比如制作武器和炸药,比如审问犯人和俘虏。成为向导,就意味着要跟在一个哨兵后面当老妈子,想想就觉得无聊。
更何况,张佳乐觉得自己跟本不适合做向导。他长于提取别人的记忆,压制对手的意志。精神力强,温柔,有包容力,这三大人们公认的向导特征,张佳乐只有一项符合。
所以之前的几次见面皮了一下子,对哨兵用了点拷问的手段,差点逼疯了三个哨兵,又让五个哨兵休养了半个月才重新开始工作,最后一个完成了“见他一面”的任务,就走了。
奈何向导太过稀有,总部大概是不想浪费,便不断送过来各式哨兵和他配对。

这次的哨兵是来自。。。B区?张佳乐一边走,一边看起了哨兵的资料。
孙哲平,一个月前加入B区,S级哨兵,配对率86.94%。配对率这么低,总部是有多急。张佳乐一边腹诽一边端详起孙哲平的照片。
照片看上去不错,可惜人在B区,说不定会是个短命鬼。这是张佳乐对孙哲平的第一印象。

在很久之前,B区曾经和S区一样是大都市,然而哨兵向导的出现的头几十年,B区发生了几次战争,伤亡惨重。最终,它变成了“罪恶之都”。拒说B区有几个地下组织,旗下的哨兵比联盟军队强得多,还曾经发生过地下组织从塔里抢走未成年向导的恶性事件。所以B区战事不断,联盟军注册的向导和哨兵更替速度很快,被其它区称作“短折之塔”。
而张佳乐所在的K区有群山和雨林作为天然屏障,虽然民风强悍但人烟稀少,大部分都是“寻找失踪人口”之类公会就能解决的问题,最激烈的事务也只是走私械斗之类。其悠闲程度,从首席容忍他二十几岁还不配对,每天摆弄花花草草就可见一斑。

“你好我是张佳乐,我对目前的工作很满意不打算换区,如果没事请你回吧。”张佳乐已经把这段话背下来了。
拒绝掉他,就去吃晚餐吧。张佳乐期待地看着对方。


后续  2 非同一般的哨兵

[双花]See you again



*ooc

孙哲平万万没想到,自己复出的第一场比赛,居然是对百花。
去年义斩也打过百花,不过那时候孙哲平在帮兴欣打比赛,并没有来。
这次作为客场对员回到K市,孙哲平确实有点不冷静,好在最想并肩作战的人也早就离开了,不然真有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。
九月的B事已经灰蒙蒙的准备进入冬天,而K市仍旧是春光明媚。比赛场外面的花坛新换过,摆出了“荣耀・10”的字样。每年百花的首次主场,张佳乐总是要嫌弃这一下这样的设计。
“比平时的花样差远啦!傻傻的,字还是歪的。”
孙哲平停在花坛门口,等着一个人赶上来,说出这样的话。等来的,却是顾夕夜。
“前辈你在看什么?这花坛挺有意思的,要不我们也搞一个?”
“还是别了吧。”不然会被张佳乐嫌弃死。

已经离开了四年,百花的队员大多换了新面孔。
百花的粉丝看孙哲平,没有对张佳乐那样的恨,倒颇有一种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的悲壮感。几个一直追随百花的粉丝甚至打出了为孙哲平加油的横幅。

比赛的时候,孙哲平能够明显地感觉到百花的衰退。
三场一对一的队手不算太强,孙哲平在手速慢下来之前干掉了对手,接下来,文客北又赢了一场。
擂台赛上于锋坐镇,两边的狂剑士互换了几次大招之后,于锋技高一筹,打败了楼冠宁。
接下来的团队赛里,义斩虽然抓住了两次于锋和邹远配合上的失误,但还是败给了百花。
“前辈,你说得果然没错。弹药师的技能放到一半会停顿一下,等狂剑士放大。”虽然输了,楼冠宁确很开心,一回到修息区就说起来。
楼冠宁邀请孙哲平,多少有些出于同情,和对曾经第一狂剑的向往。接触多了才发现,孙哲平在战术和意识上都对团队有很大帮助。很多之前输得莫名其妙的比赛经他一解释,成了顺理成章。如今在赛场上,即使遇上强敌,偶尔也能有掌控局势的感觉。
孙哲平却没有搭话,目光穿过义斩的队员,看向了门外的邹远。
此时的邹远因为被说破了弱点,脸色苍白。
“什么事?”
“前辈,你的手怎么样了?”邹远小心翼翼地问。
“还好。”
孙哲平对邹远有点印象。张佳乐在网游里发现的邹远,把他带进了训练营。“我后继有人啦!大孙你也要抓紧呀。”张佳乐这么说的时候,得意洋洋。手速快,意识一流,又细腻,邹远确实很像张佳乐。只可惜,张佳乐虽然内心纠结,至少赛场上不算平静,而邹远的犹豫不决写在脸上,表现在赛场上。
“那个。。。你能回来太好了。张佳乐前辈他,一直在等你回来的。”
“知道了。”孙哲平一如既往地言简意赅,邹远每次和他说话都紧张得不行。
“那。。。你们先忙,我先走了。。。”
“邹远,你和于锋有自己的风格。忘了我和孙佳乐,也别去想繁花血景。按你想的去做,好好配合于锋就行了。”
“嗯。。。谢谢。”没想到孙哲平还会这么认真地点拨自己,邹远愣了一下。
孙哲平看到邹远的表情,突然想起来以前张佳乐常常笑话自己是“严肃老爹,明明操碎了心却一直板着脸”,可能在邹远眼中,自己确实是这样的人吧。

“请问孙哲平,复出为什么选择了义斩没有回归百花?”虽然楼冠宁已经和相熟的媒体打了招呼,但还是有人问出了这个相当另人尴尬的问题。
“我愿意。”孙哲平觉得对着记者,没什么好解释的。

不是不想回来,也不是不想回到张佳乐身边,再续繁花血景的疯狂。所以接受手术,复健,忍着伤痛,一路走到现在。但事已至此,自己回不去从前,张佳乐也已经离开。回百花又有什么意思。
但还是回到了联盟。
乐乐,我想再见你一面,回到你身边,多少苦痛我都愿意。